• <menu id="skkya"><nav id="skkya"></nav></menu>
  •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能源辣评 | 前进 or 停止?广东电力市场化改革到了十字路口!

    • 2021-06-08
    • 来源:能源杂志

    5月21日,就在广东现货结算试运行部分时段价格直逼上限价格的时候,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布了《关于开展2021年6月集中竞争交易需求申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也意味着广东省6月不再开展现货结算试运行。

    5月31日,广东6月的价差集中竞争交易结果出炉,出现了史上最低出清价-19.10厘/千瓦时。

    而在此前的《通知》中,广东已经将长期以来的供需比从1.2调整为1.3。此举正是为了防止因为夏季用电高峰导致价格过高,进而影响整个市场和迎峰度夏。实际情况呢?拉大了供需比的6月反而出现了历史最低的价差。

    电改急先锋广东省,走到了十字路口。

    价差缩小,压力在哪?

    最直接的压力是售电公司。今年年初,由于年度交易规模的缩水等原因,很多独立售电公司面临长协少、价格低、批零倒挂的问题。大批独立售电公司因此亏损。具体内容可参考《广东电力市场现横幅抗议!售电公司直言生存太难》(角马能源)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售电公司寄希望于5月的现货结算试运行可以出现去年的低价,让独立售电公司实现回血。

    但事实是残酷的,5月的现货价格在“用电量大增、煤价上涨、云南水量小”等因素的影响下,一度冲到了接近上限的1.5元/千瓦时。日前与实时加权平均价格也常常高于标杆上网电价。

    现货回血失败,独立售电公司在6月的集中竞争交易中又要面对历史最低价差,回血的难度依然很大。

    已经有评论喊出到了“决定了独立售电公司干与不干的拐点”。

    政府的心思

    在此前的报道《煤价飞涨,限制电力现货价格合理么?》中,《能源》杂志披露了广东曾考虑在规则上继续下调实时市场的报价上限来控制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可能。但最终因为发电企业的反对而放弃了这一想法。

    这其实反映出了一个很敏感的点:政府推动电改似乎本质上还是觉得改革能降价。一旦改革之后价格上涨,就是突破了政府不能接受的底线。

    不仅是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也有这一层心思。

    2021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提及“用改革办法推动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推进能源、交通、电信等基础性行业改革,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收费水平。允许所有制造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清理用电不合理加价,继续推动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b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过去几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是直接说明要“工商业电价降低5%”。今年这样的改变,即说明了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降电价已经到了难以再降的地步,也说明政府对于电力体制改革和电力市场化改革有着明显的“降电价”期许。

    我们且不去讨论政府这样的想法是否正确。单论一点:5月广东的价格能证明在现有的规则下,电价一定上涨么?

    为了论证方便,我们暂时只考虑当下迎峰度夏的这几个月电价。

    对价格的预判

    电价高涨首先是因为用电量大增。而用电量大增是经济的晴雨表。根据统计局信息,1-4月,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09万亿元,同比增长23.9%,两年平均增长5.5%。

    即便是考虑去年的疫情,两年平均增长率都比2019年高??杉衲甑墓愣梅⒄挂黄蠛?。

    发电侧的难点前面也提到了,其他报道也有很全面的论述。主要就是煤价太高和云南来水少,推高了现货价格。

    那么这两个影响因素到了6、7月会有什么改变么?

    首先是云南会进入汛期,即便是发电量比预期少,也会增加大量的供给。在这里我们先不考虑电力的时间特性。仅从电量角度看,汛期的广东是能够增加电量供给的。

    另一个要点是煤价。

    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明确敦促重点煤炭企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增产增供。再加上价格波动的煤炭在电厂用煤中本就比例不大,更多的是长协煤炭。因此因为煤价而造成的电价上涨是有上限的。

    迎峰度夏的最大难点其实并非是工业用电的大幅度增长,而是因为炎热夏季导致的居民和工商业空调用电的大幅度增加。而广东在5月就有很多地方出现了35度以上的高温,实际上已经开始了迎峰度夏。也就是说在用电量方面,对于负荷增长也是可以预判的。

    那么既然供给可以预判、需求可以预判。现货市场中的电价也是可以预见的。甚至在云南来水多的情况下,现货价格还有下降的空间。

    那么广东在担心什么呢?

    广东怕什么?

    一个人观点来看,广东省的一系列操作(有意下调现货上限价格、取消6月现货、改变月集中竞争交易的供需比),有以下几层考虑:

    1. 保独立售电公司。这是最初级的考虑。广东的独立售电公司不止一次采用拉横渡等过激手段表达观点。而广东相应的政策都对独立售电公司有一定的倾斜。这不过今年现货市场的走势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2. 对价格波动的恐惧。上面已经说了,政府对于改革的期望就是降价。要知道,在广东阅读集中竞价的系统里,是只能报负价差,不能报正价差的。也就是价格只会下降不会涨。而且据《能源》杂志了解,在本月报价之前,电厂方面已经收到了风,给出一定让利空间。

    当然我们必须说一句公道话,类似的手法绝非广东首创。多个现货试点区域在结算试运行之前都会有政府或电网人士给发电企业“吹风”,以保证价格不出现激烈波动。

    政府至今没有树立的一个正确观念是:价格的波动或是出现瞬间高价,并不一定代表整体价格的上涨。但政府就是对其充满担忧。这已经成为部分地区电力市场化改革继续推进的重要难题。

    3. 迎峰度夏压倒一切。微观地说最近这一两个月,保障这一两个月用电的稳定对于广东政府来水无疑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在5月云南自己都要有序用电的情况下,谁也不能给来水之后的云南水电发电量打包票。对于政府来水,再精准的预测都有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是为政府所不喜的。稳定压到一切,月初早早把“改革红利、降价空间”确定,比未可知的现货要来得让人舒服多了。

    结论

    客观来说,5月电力现货价格在多日加权平均价格出现高于标杆电价的情况,还有短时的极高价格,这些都对经济发展可能存在一定影响。

    但我们不应该忘记,电力体制改革和电力市场化建设的本质目标之一就是发现价格信号和理清价格形成机制。在供需情况有变化的情况下,价格围绕价值做上下波动是最基础的经济学知识。

    广东是电力体制改革的先锋省份,无论在电改过程中出现了怎样的问题,我们都应该肯定政府推动改革的积极作用。但现在广东电力市场也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

    5月,广东的现货市场有效地起到了发现价格的作用,然而,政府管不管得住自己“无形的手”才是市场建设成败或者建设市场真假的关键!

     

    TAG: 无标签
    Top 足球竞彩网比分 镇巴县| 深水埗区| 鄂托克前旗| 喜德县| 曲阳县| 临西县| 安泽县| 南昌市| 东至县| 腾冲县| 颍上县| 阳西县| 武城县| 平乐县| 古丈县| 文山县| 凉山| 综艺| 称多县| 阿图什市| 临汾市| 保靖县| 华阴市| 义马市| 海南省| 朔州市| 达孜县| 大埔区| 当阳市| 通辽市| 开封县| 包头市| 陆良县| 颍上县| 池州市| 常熟市| 广昌县| 中阳县| 玛曲县| 巴中市| 文山县| http://www.placement-one.com http://www.dance-habibi.com http://www.prathamavadhuvar.com http://www.mannsview.com http://www.bil-lackering.com http://www.sisyndicate.com